“……”忍?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抬起头朝电视看去。

   此时电视上早就已经不是关于郁少漠疑似出轨的新闻,但是宁乔乔的眼神却有些仲怔。

   难道说她要忍吗?就算是郁少漠真的选择了柳莞,她也要忍着吗?坚决不跟郁少漠分开?

   “我……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你的建议的。”宁乔乔看着女经理笑了笑说道。

   “叩叩叩。”

   病房门上忽然传来三声轻叩声,宁乔乔转过头朝门口看去。

   一名女护士推着方药的小车从门外走进来,看着宁乔乔说道:“你该吃药了。”

   你该吃药了……

   即便是从护士嘴里说出来,宁乔乔也怎么都觉得这句话感觉怪怪的。

   宁乔乔小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看了看护士,声音淡淡地说道:“好,你给我吧。”

   晚上,女经理在隔壁病房睡觉,宁乔乔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着电视,也没看见去电视里在演什么。

  
秀美女孩的美艳风姿

   将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时间,宁乔乔咬了咬唇,从通话记录里翻倒郁少漠的号码,手指定定的停在上面,眼神有些犹豫。

   现在已经这么晚了,郁少漠在做什么呢?他会不会和柳莞在一起?

   眼神一闪,宁乔乔的手指忽然不受控控制的在屏幕上点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时手机里都已经传来接通的声音了!

   宁乔乔立刻下意识的讲电话挂断,像是做贼被抓住一样,眼神紧张的看着手机屏幕。

   天呐!她刚才都在干什么,她竟然将电话打出去了!

   怎么办,郁少漠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会怎么想?

   宁乔乔忽然很幼稚的祈祷,真希望她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串线了,电话并没有打到郁少漠的电话上去!

   但是宁乔乔显然没有这种万分之一都不到的运气,郁少漠的手机上显示的明晃晃的是宁乔乔的来电号码,虽然只有短暂的一声,但是已经足够让郁少漠现。

   “漠少,6助理的电话。”

   就在此时,车厢里忽然想起司机的声音。

   自从6尧被配到非洲去了以后,郁少漠是直接连6尧的电话也不接了,毕竟6尧现在没有任何公事,有的只是打电话回来跟他求救的闲心!

   现在6尧想找郁少漠,都已经打电话到司机或是秘书那里,让他们转达给郁少漠,但是即便是这样,6尧打十次电话,基本上有就此的结果都是……

   “挂掉!”郁少漠低沉冰冷的声音十年如一日的说道,转过头去,锐利的鹰眸冷冷地看着车外,忽然眼神一闪,冰冷的声音命令道:“停车!”

   郁少漠的保镖比愧是训练有素,挂电话停车的动作一气呵成,黑色的劳斯莱斯在路边停下来。

   郁少漠推开车门下车,保镖看了看郁少漠,也立刻下车,站在车门边等着。

   夜晚的河堤上,河岸两边亮着紫色的小灯,光线并不算是明亮,倒映在水里形成一条紫色的长线,水纹粼粼的特别好,两旁的路灯将河堤照亮。

   郁少漠修长的身体在河提上缓慢的走着,路灯将他的身影在地上无限拉长。

   好像是很久以前,他也是在这里,将拿个本就已经离开了他的人捡回去,然后他们便纠缠到了现在。

   郁少漠抬起头,锐利的鹰眸漫不经心的看着墙放的某处,耳边似乎又响起宁乔乔温软的声音:“……你该不是以为我要跳河吧,嘁,我才不死呢!那些欺负我的人他们都活得好好的,我为什么要死……”

   郁少漠长腿一抬,修长的身体站上河岸上的护栏石墩……

   “漠少!”旁边传来一声焦急的吼声,保镖飞奔过来,眼睛惊恐的看着郁少漠,声音都结巴了:“漠漠漠漠……漠少,你不要这么想不开,虽然二少奶奶她跟……但是你说你要是这么一跳,这不就等于是把二少奶奶让给大少爷了么!这才叫冤啊!”

   保镖看着郁少漠的眼神像是见到鬼一样,说要宁小姐真是通天的本事啊!竟然能将漠少伤得跳河!

   这可是漠少啊!

   经历过多少枪林弹雨、阴谋阳谋都面不改色的漠少啊!是他们多少人的偶像!现在谁能想得到,漠少竟然要跳楼!

   “你在胡说什么!”郁少漠锐利的鹰眸冷冷地盯着眼前一连以为他要去寻死的保镖,真想将他扔到河里去!

   “你……漠少你难道不是要……”保镖咽了咽口水,眼神紧张的看着郁少漠,依然还在心里寻思着,如果郁少漠有一点危险的动作,立刻就冲上去将他救下来。

   “在你眼里我想是要跳河的人?”郁少漠冰冷的声音有些嗜血地说道。

   “我……我……漠少你真的不是要跳河?”保镖眼里闪过一抹怀疑,直愣愣地说道:“不跳河那漠少你忽然站得这么高做什么?”

   “站得高就是要跳河?”郁少漠眼神一冷,声音冰冷地说道:“上面空气好不行吗!”

   “……”保镖沉默。在心里说道:莫少你真会玩,但是你玩之前给我打声招呼行吗,你这一碗我吓出一声冷汗啊!

   “你!”郁少漠高高在上的俊脸没有一丝表情的盯着保镖。

   “到!请漠少吩咐!”保镖立刻身体站得笔直,毕竟在经济刚才摆了那么大一个乌龙,现在还是老实一点比较好。

   “下去。”郁少漠扬了扬下巴。

   “啊?”保镖愣住了。

   “需要我说第二遍?”郁少漠锐利的鹰眸一冷,寒光像是刀子一样朝保镖射过去。

   当然是不需要!

   保镖看了看郁少漠,咬了咬牙,快步走到河堤边,身体朝下面一跃!

   “噗通!”

   安静的河面上响起落水的声音。

   “从这里到对面,游一个来回再上来。”郁少漠背对着河面,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道。

   身后很快便响起划水的声音,郁少漠将手机拿出来,锐利的鹰眸紧紧盯着屏幕上那个来电显示。

   看来他的办法还是有点作用!应该是看到他和柳莞的新闻,那小丫头开始着急了?给他打电话了。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8月12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