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各位,本章说里见吧!!)

进了皇宫,就不适宜有太多人聚集,所以陈啸庭便遣散了其他人,只让王忠德和牛景云跟随。

显而易见的,在这次副千户的换任中,王忠德和牛景云在一众百户中脱颖而出。

一行三人进了皇宫后,在两名属下的带领下,陈啸庭便对皇宫开始熟悉起来。

作为天子居所,皇宫更是朝廷的脸面,引入陈啸庭眼中的就一个词,壮丽非凡。

他们在外廷有充分的通行权,甚至最深能走到皇帝的玉虚宫外,这里已经是永治皇帝的寝宫,也是真正的大明朝的核心。

前面几座大殿陈啸庭都见了,但当他来到玉虚宫外时,他还是忍不住感到惊叹。

什么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就不用说了,铺面而来的就只有一种感觉,皇帝本人的无上尊贵。

就在这时,只听一阵脚步声在耳边响起,陈啸庭放眼望去,只见远处过来了一队人。

看着远处那旌旗浩荡的队伍,王忠德便道:“是皇上回寝宫了!”

说完这话,王忠德便一手按住佩刀,单膝下跪于地,牛景云也是同样如此。

渴望性感的你

再一样望去,守候在宫道两侧的侍卫和锦衣卫大汉将军们,出事后都是这个动作单膝跪地。

于是陈啸庭也有样学样,老老实实跪在了地上。

龙辇逐渐靠近,皇帝本人就坐在辇轿中,陈啸庭低着头无法看清皇帝面容。

没人承担得起君前失仪的罪名,所以即便心里再是好奇,陈啸庭也老老实实低着头。

倒是此时,跟在龙辇一侧司礼监掌印俞培忠,瞥眼之下看到了一旁跪着的陈啸庭。

随即,龙辇转进了玉虚宫门之内,陈啸庭等人才部起身的。

“大人,皇上每天这个时候回来,都是去看郑贵妃娘娘!”一旁牛景云小声道。

这虽然是人尽皆知的事,但毕竟是皇家私事,所以牛景云才会小心提醒。

“郑贵妃?我记得宫里还有位玉妃娘娘吧?”陈啸庭随口问道。

王忠德便说道:“大人,郑贵妃专宠十数年,可不是玉妃娘娘能比的,更何况……玉妃娘娘如今已失宠了!”

这些话,其实王忠德对外人都不会说,这些宫闱之事说出来犯忌讳。

但他好不容易和陈啸庭拉近了关系,此时自然要好好把握,所以才会这样“口无遮拦”。

玉妃失宠,这一点陈啸庭不意外,现在他更好奇的是,那位郑贵妃凭什么让皇帝专宠十多年

另一边,永治皇帝在俞培忠的搀扶下,徐徐走下了辇轿。

也只有在站立的时候,旁人才能看清皇帝本人的虚弱,这是炼道修玄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徐徐进了宫殿之后,这才没走几步,皇帝本人便气喘吁吁起来。

“皇上,不如奴婢叫人来,抬着您进去吧?”俞培忠满是心痛道。

他是永治皇帝从小的玩伴,和皇帝之间还是情谊的,所以此时才会如此痛心。

“朕还没到走不动道的时候!”朱瑜隽摇了摇头。

因为皇帝的本人的癖好,此时宫殿内一个太监宫女都没有,只有朱瑜隽落座后才会让人进来伺候。

在自己身体状况这件事上,朱瑜隽可以说是尽了力隐瞒。

他当然要隐瞒了,如今朝廷内党争激烈,而且储君之位到现在还争论不休。

内部不和也就罢了,朝廷之外还有西北胡人之危,东南又有倭寇作乱之患。

在这样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朝局安危便系于皇帝一身,所以朱瑜隽必须要撑得住。

于是主仆二人徐徐在宫殿里走着,此时朱瑜隽不免有些哀叹,贵为天下之主的他,最后却只有个太监陪着他。

“皇上,奴婢方才瞧见了,仪鸾司的副千户已经换了人……”

虽然心中悲哀,但朱瑜隽永远都是个冷静,甚至可以说冷酷的人。

只听他沉声问道:“你想说什么?”

也是老主仆了,俞培忠此时也不担心说错了话,而是问道:“奴婢不明白的是,皇上您何以给他如此恩典?”

“此人非勋贵出身,且来京城时间也短,而且年级未免也太轻了些!”

说道这里,俞培忠再次无奈道:“这……让奴婢实在想不明白!”

皇帝停下了脚步,看了俞培忠一眼后,才沉声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

“皇上,奴婢哪敢在您面前隐藏!”

“若是没有隐藏的话,那为什么有驿站被白莲教所屠的事,你这老货都不禀报?”朱瑜隽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俞培忠登时身形一颤,最后慎重答道:“皇上,最

近您为国库的事操碎了心,奴婢……不敢拿这些小事来烦您!”

“整个驿站都被屠了,这是杀官,是要造反……这还是小事?”朱瑜隽冷声质问,有些事他比俞培忠知道得还清楚。

于是俞培忠立即跪地道:“皇上,老奴死罪!”

“行了,都说了不要装糊涂,起来吧!”朱瑜隽仍旧冷笑。

他这种一惊一乍式的操作,才是真的让人把不准他的心思,俞培忠这位老奴此时也被吓得不轻。

什么叫伴君如伴虎,俞培忠发现自己入宫几十年,都没有真正参透这个道理。

皇帝如今开了西厂,很多事情都可以不经过他司礼监,直接出现在皇帝御案上。

所以俞培忠告诫自己,日后不管什么有的没的,东厂和锦衣卫的消息都得递上去。

也正是被这番收拾之后,俞培忠方才的好奇心才被打消,他不会再问皇帝提拔陈啸庭的缘故。

其实朱瑜隽敲打俞培忠,其目的之一也是为回避这个问题,因为答案不足为外人道。

东厂不可靠,皇帝本人可以开西厂,但锦衣卫不可靠却不是再立一个卫所就能解决。

相对于东西二厂来说,锦衣卫的规模要大得多,所以只能对其进行修正。

而要让锦衣卫变得可靠好用,那么最好是皇帝本人选一个人出来,站在他的立场去掌控锦衣卫。

如今京城里那些个家族,把持了锦衣卫上层建筑,朱瑜隽已经不想忍受这种局面。

刚好,陈啸庭冒出了头,经了解后朱瑜隽认可了他的能力,再加上其在京城毫无根基,所以朱瑜隽把他提到了这个位置。

至于陈啸庭和沈岳之间的关系,朱瑜隽并不为此担忧,因为他有的是办法让这二人对立。

所以,只要陈啸庭在如今的位置上再次发光,那么朱瑜隽绝对不会吝惜提拔重用。

当然,如果陈啸庭在京城立足不稳,朱瑜隽也会将他随手抛弃。

因为对朱瑜隽来说,把陈啸庭提上来本就是随手为之,用来打压锦衣卫内部各方势力。

如果陈啸庭本人不够硬,那就说明他不值得重用,自然也会被弃如敝履。

皇帝嘛,本就是最大最强的棋手,这一切不过都是随便动动手指的事。

可这些想法,却是不能对外人讲的,即便是俞培忠这等心腹也不行。

这就是做皇帝的悲哀,那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内心深处只有被冷酷填满。

最新网址:.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8月9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