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他们会怎么样?”

回到房间,云懿好奇地问道。

郁少寒带着她往房间走,忽然长臂用力一扯,一把将她摁在墙上。

“啊!”云懿小声惊呼了声,诧异地看着郁少寒:“你怎么了?”

“昭哥哥,嗯?”郁少寒眯起眼,危险地盯着她。

云懿一怔,顿时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那是以前他让我那么叫他的。”

“他让你叫,你就叫?嗯?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郁少寒冷冷地道。

云懿一怔,眼神闪了闪,道:“那个时候她帮了我很多,我离开的时候没有地方去,是他收留了我……”

“我又没让你走!”提起上次她偷跑的事情,郁少寒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吼道:“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找了你多久?我当时病都没好,还要担心你在外面怎么样,担心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你倒好,跟他待在一起亲亲我我!”

郁少寒从来没有评论过她上次离开的事,这还是头一次。

云懿怔怔地看着他,脑海中有个声音在对她说:原来他这么担心你。

此时在云懿眼里,郁少寒再也不是平时那个冷冷清清的男人。

清秀白衣少女琴声飘扬

他会因为她和司徒昭说话就吃醋;

很介意她当初离开,躲在司徒昭那里;

他和任何一个普通的男人没有什么区别。

“你在发呆?!”

忽然响起一道危险至极的声音,猛地将云懿神志唤回来,回过神只见郁少寒死死盯着她,眼神冷得能冻死人。

他这么生气,结果这女人竟然在给他走神!

走神!!!

郁少寒大手捏起云懿的下巴,死死盯着她:“你刚才在想什么,嗯?说出来,我看是不是比我说的话还重要!”

云懿浑身一震,敏锐的感觉到这会绝对不能说错话,否则她就完蛋了,眼神闪了闪,唇角露出一抹讨好的笑,道:“我在想该怎么哄你开心。”

“编,你再给我编!”郁少寒眼都没眨一下,冷冷地盯着她。

他很笨就不信她的话。

如果他连这点都看不出来,除非他是个傻子。

云懿眼神一闪,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真诚一些:“真的啊,我刚才就是这么想的,我骗你干什么?”

郁少寒绝对不是个会被她三言两语糊弄过去的人,可是云懿又没有这方面经验,脑海中忽然闪过宁乔乔每次对郁少漠撒娇时候的样子,眼神闪了闪,放软声音,有些懊恼,有些委屈地道:“其实我已经后悔上次擅自离开的事情了,你就别跟我计较了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原谅我一次,好吗?”

“……”

郁少寒眼神直直地看着她,没有讲话。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她说的火候还不够?

云懿眼神一闪,伸手拉住郁少寒的袖子,晃阿晃:“好不好嘛……”

郁少寒瞳孔一缩,一把将袖子抽回来,低沉的声音硬邦邦地道:“不生气就不生气,你好好说话!”

有些人一旦做从来不做的事情,效果很有可能是翻倍!

郁少寒拧过头看向窗外,不懂声色地吸了口气,压住心底翻涌的燥热,他也是头一次知道,自己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说了几句话,就起了反应。

云懿不知道郁少寒在想什么,觉得有些无语,什么叫好好说话……

难道她刚才没好好说话吗?

观察了下郁少寒的表情,见他好像没那么生气了,果然男人都喜欢吃软不吃硬。

云懿眼神一闪,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抱住郁少寒。

郁少寒浑身一震,低下头看着她,克制的眼里闪过一抹愕然:“云懿,你……”

“你是不是很不喜欢司徒昭?”云懿抱着他道。

郁少寒难得的一怔,眼底的猩热顷刻间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寒意:“你主动抱我,就是要跟我说司徒昭?!”

他还以为她是那个意思。

妈的,搞了半天,是他自作多情!

云懿愣了下,抬起头看着他:“是啊。”

郁少寒:“……”

嗯,如果不是看在她是他女人的份上,他真想一把将她丢出去!

云懿看着他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司徒昭,但是他确实帮过我,我也是真的很感激他的,你对他态度好点好不好?”

“你让我对他态度好?”郁少寒盯着她冷笑。

云懿眼神闪了闪:“那我不求你对他好,你起码别表现得那么明显好不好?”

“呵……”

郁少寒回应她的只有一声冷笑,显然对她说的‘别那么明显’根本就不可能,声音冰冷地道:“松手!”

云懿愣了下,立刻道:“我不!”

虽然她没谈过恋爱,但是也能感受到郁少寒现在心情不好,而且第六感告诉她,现在绝对不能松手!

“松开!”郁少寒声音又冷了几分。

“我不!”

他越让她松开,云懿越不肯松手,而且还死死抱着他,防止郁少寒将她推开。

郁少寒皱着眉,低下头冷冷地盯着她:“云懿,你得我舍不得推开你,是不是?”

“……”

云懿一震。

其实她是真的这么觉得的,总认为郁少寒不会真的推开她。

他真的会推开她吗?

“放开!”

郁少寒还是只叫她放开,没有推她的动作。

其实,他是真的舍不得的啊。

云懿眼里闪过一抹暖意,抬起微笑着看着他道:“你先别生气,先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郁少寒冷笑一声:“如果你想替司徒昭说话就算了!”

云懿咬了咬唇,也不管他是不是生气了,紧紧抱着他,自顾自地道:“我对司徒昭只是感激而已,而且我觉得你没必要那么敏感,你又不是看不出来,司徒昭那个人对谁都是那么温柔的,而且我之前救过司徒嫣然的命,他对我好一点,感激我也说得过去,就算是你,对你妹妹的救命恩人也不会冷眼旁观吧,所以他对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呵……”

郁少寒冷笑一声。

就是因为他看得出来司徒昭在想什么,所以才看那个男人不顺眼。

司徒昭对她没那个意思?他看未必!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8月6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