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柯嚣回过头来郁少漠:“你可以啊,现在都不用四眼妹说话,你就已经跟人家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郁少漠冷冷地看了一眼柯嚣,已经在走到山脚下,他拉开车门坐上车,被遗忘在车里的手机正在响着。

郁少漠皱起眉接起电话:“什么事?……我跟你说了这段时间我不出差!……那就让他们滚!”

……

立满黑色墓碑的山上,只留下三个女孩站着。

宁乔乔看着眼前小磊的墓碑,问小西:“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嗯?什么打算?”小西有些恍惚,没听懂宁乔乔的意思。

宁乔乔没有从墓碑上移开视线,温软的声音平静的说道:“我是说现在小磊已经走了,你还要继续和柯嚣在一起吗?以前你和他在一起是为了小磊的医药费,那现在……”

现在,小西已经没有了继续跟柯嚣在一起的理由。

百晓看了一眼小西,眼眸中闪过一抹同情。

她当然知道柯嚣已经订婚的事,但是今天才知道小西为什么会跟柯嚣的原因,心里也是免不了一番感慨。

小西看着小磊的照片,眼神平静的像是所有值得她关心的东西都已经死去一样,淡淡的声音在半山腰响起:“那么你呢?你又是怎么打算的?”

清新可人萌妹子诱人写真图片

“我也不知道。”宁乔乔叹了口气,忽然勾了勾唇,眼睛直直的看着墓碑上小磊的眼睛,说道:“我们其实挺像的。”

“对啊,挺像的。”小西也叹了口气。

“……”

宁乔乔没有再说话。

关于那个孩子,仿佛已经成了她和郁少漠之间的禁忌。

他们之间谁都不1148471591o54o62再提关于那个孩子的事,但是也都清楚,那个孩子是他们之间无法愉悦的鸿沟!

让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鸿沟!

气氛说不上悲伤凝重,但是也谈不上轻松;百晓看了一眼宁乔乔和小西,唇瓣动了动,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你要下山去了吗?我还想去看看张妈。”宁乔乔转过身看向小西。

小西摇了摇头:“我陪你去吧。”

宁乔乔点了点头,又转过身去看百晓:“那我们先送你下山吧。”

“不用,我又不累,陪你们一起去。”百晓摆了摆手。

百晓的性格倔的要命,知道小西的弟弟去世了,说什么都要跟着一起来墓地。

人家都说怀孕的女人去墓地不好,宁乔乔虽然并不迷信,但是也觉得这种事多少还是信一些比较好,谁知道百晓根本就不听她的,威胁宁乔乔,要是不带她来的话,她就自己打车过来。

“那走吧。”宁乔乔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三人一起朝张妈的墓碑走去。

宁乔乔没有带花,给张妈清理了一下墓碑,又跟张妈说了一会话,便离开墓地。

从山上下来,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一上车郁少漠就皱起眉看着她,用手去摸她额头的温度:“是不是烧了?还是哪里不舒服?”

宁乔乔转过头看着郁少漠笑了笑,吸了吸鼻子:“没事,可能昨晚上吹空调感冒了吧。”

“让你踢被子!”郁少漠有些火冒的皱起眉。

昨天半夜他给了她盖了三次被子,空调一整夜没关,她又只穿着薄薄的睡裙,不受凉才挂了。

宁乔乔自知理亏没说话,郁少漠皱着眉看着她:“回去我给你熬姜茶喝!晚上要是再踢被子就把你的脚捆起来!”

“……”

宁乔乔无语。

他现在都已经会煮姜茶了。

晚上。

被郁少漠紧紧抱在怀里的宁乔乔难耐的扭动,气喘吁吁:“我说你能不能松一点啊,郁少漠你这样我好难受!”

她整个人都被郁少漠像是八爪鱼一样的抱着,连气都喘不上来。

“我也难受!”郁少漠滚烫的呼吸扑在宁乔乔耳边。

从出事后就没碰过她,这段时间每次想她了,他都是跟五指姑娘过的,因为怕自己忍不住,最近睡觉的时候他连抱她都不敢,所以这才让她有了踢被子的机会。

怕晚上宁乔乔又踢被子,把感冒弄得更严重,郁少漠便紧紧抱着宁乔乔,但是却没想到受罪的是自己!

她穿着吊带睡衣在怀里扭来扭去,哪个男人能受得了?

“别动!”郁少漠低吼:“再动现在就扒光你!”

“……”

宁乔乔愣了一下,被抱住的身体渐渐停了下来,眼睛直直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复杂的眼神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她不动了,郁少漠心里却涌上来一股说不出来的烦躁。

她不想跟他有亲密接触,这一点虽然他能理解,但还是很不爽。

抱着宁乔乔的身体喘了会粗气,郁少漠滚烫的呼吸才渐渐平复下来,微微将宁乔乔从怀里拉开一点距离,猩红未退的眸子紧紧盯着她绝美的小脸、粉嫩的唇瓣……

“……”

宁乔乔无辜的看着郁少漠。

“靠!”郁少漠很没风度的爆了个粗口,咬着牙硬生生忍下想去吻她的冲动,松开她大步朝卫生间走去,紧绷的俊脸上渗透出大颗的汗珠。

宁乔乔有些诧异的看着郁少漠的背影,都已经洗过澡了,他去浴室做什么?

很快宁乔乔就知道郁少漠去郁氏做什么了,他像是故意报复她似的,在里面将声音弄得很大,性感的低吼、有节奏的叫她的名字……

宁乔乔几乎要晕倒!

明明开着冷气的卧室凉爽的不得了,可是她却在浴室传来的声音中浑身烫。

最要命的是那声音还没停!宁乔乔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捂着耳朵朝楼下狂奔……

翌日。

宁乔乔皱着眉醒过来,抱紧紧抱着的身体动了动,现自己腰好疼,是被郁少漠的胳膊压的!

这时候天才刚蒙蒙亮,接着微弱的光线看了一眼睡在身边的男人,宁乔乔轻轻挪开他压在她腰上的手臂,起身下床朝卫生间走去。

因为白天要陪她的原因,郁少漠将所有动作都放在了晚上处理,宁乔乔起初并不知道这一点,后来有一次凌晨起床去上卫生间,现身边没有人,等她走出房间去的时候,才现书房的灯亮着。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8月6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