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可都小心点儿,可别把这些家具物什给碰坏了……”

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正指挥着一种家丁们,在一处府邸内的搬着东西。

这处府邸的上一任主人,便是已经身死的余含锐,留下的宅院被查抄之后,就被皇帝顺便赏给了陈啸庭。

虽是一处五进的宅院,但里面的东西都被搬了个赶紧,要住进去陈啸庭还得购置家具。

而今天,将是最后一批家具送到的日子,按道理来说陈啸庭一家今天就可以住进去。

但是,如今只有他和沈怡两人,所以暂时陈啸庭还是继住沈府。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得照顾到沈岳的感受。

才升了千户就要搬出去的,未免会让沈岳多心,所以陈啸庭还得在沈家住一段时间。

实际上,对不能搬出沈府,反应最大的却是沈怡,她其实是最想搬出来的。

道理很简单,不管如今沈家上下对她有多好,她住在沈府都不自在,那有搬出去当女主人舒服。

当然,丈夫的意思沈怡也不好左右,但这不妨碍她出沈府透气,顺便到自己新家转转。

所以,沈怡的马车到了新的陈府大门外时,里面的仆婢们都赶了出来。

杏脸桃腮小小牧羊女

带着一众仆婢们,方才那管家向沈怡的马车下跪道:“给三小姐请安!”

他们都是沈府的奴仆,所以才称沈怡为三小姐,这让马车内沈怡微微皱眉。

“都安置妥当了?”沈怡平静问道,她已经养出了自己的气度。

“回三小姐的话,府上已经部安置妥当,就等着您和姑爷入住了!”

沈怡从马车内徐徐走出,立马便有两名婢女和两名嬷嬷上前来,将她小心翼翼搀扶了下来。

下了马车之后,沈怡在几名奴婢簇拥下,才对面前跪着的一众仆婢道:“都起来吧,今天辛苦你们了,回去自有赏赐!”

听到这话,众仆婢们皆拜道:“谢三小姐赏!”

随后,沈怡就进了府门之内。

除了随沈怡一道过来家丁仆婢们,其他二十多号人仆婢们,则在中年管家的指挥下,继续忙着各自的事务。

除了搬东西这些事,接下来还要进行一次大扫除,祛掉原主人的晦气。

陈府大门外随即又恢复了安静,直到一个时辰之后,长街上再度响起连串的马蹄声。

只见陈啸庭一身紫衣官服,在十名校尉的护卫下,也来到了自己府邸处。

“千户大人,这就是您的新宅院了?”随行小旗官恭敬问道。

陈啸庭勒住缰绳,望着前方宽大府邸正门,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

在京城有这样大的五进宅院,对陈啸庭来说是极为奢侈的,毕竟沈府也不过是五进。

他这个小小副千户,住这么大的房子,很难保不被别人眼馋。

可这是御赐的宅院,他陈啸庭无论如何也得受着,所以他此时的心情是痛并快乐着。

没有直接回答杨凯的话,陈啸庭而是问道:“杨小旗,知道为什么要选你做本官亲卫吗?”

随行护卫陈啸庭的,正是他在北城千户所最先认识的杨凯,此时陈啸庭已经给他换了岗位,不需要再到宫门外遭受雨打风吹了。

杨凯一时被问住,于是他反问道:“卑职愚钝,还请大人示下!”

陈啸庭哈哈一笑:“所以说……你在宫门外一直守了两年,都没个人跟你轮换!”

说完这话陈啸庭跃下马背,然后道:“好好想想其中道理,想明白你就什么都明白了……你们就在外面等着!”

实际上道理并不复杂,陈啸庭到了北城千户所这个新衙门,就必须要提拔自己的人。

而什么样的人符合提拔标准?自然是最受排挤的人,杨凯恰恰就属这种人。

一直在宫门外混,而且一混就是两年没人跟他轮换,这简直就被欺负到家了。

所以陈啸庭选择了他,并把他放到了对自己最重要的位置上,让他来负责他的安。

作为副千户,仪鸾司专门安置了一个总旗的编制,以供陈啸庭私人调遣。

这配置比其他千户所要高,其他千户所的正副千户虽不缺人手调遣,但真正意义上直属于他们私人性质的,只有一个小旗的编制。

陈啸庭的想法,自然不能明确告知杨凯,因为这些都得靠自己去悟。

进了府邸之内,里面的仆婢们见了陈啸庭到来,一个个都老老实实跪在地上。

除了那一声“姑爷”好,根本不敢发出半点儿更多的声音来。

和对沈怡的尊敬相比,这些人眼中更多的是畏惧,他们看陈啸庭就跟看沈府的沈岳父子。

而才游览到到了中院的沈怡,此时也听到

了丈夫到来的消息,于是她就带着婢女们在原处等着。

当陈啸庭徐徐打量,花了几分钟才碰到沈怡时,却见妻子已坐在了中院客厅之内。

“夫人,何时到的此处?”陈啸庭进门问道。

这时自有婢女送上茶水,陈啸庭喝了一口后,才听沈怡道:“妾身也是才来不久,今天安置妥当了……即便暂时不过来住,也总该来亲眼看看!”

陈啸庭点了点头:“那是……那是!”

这时,沈怡却对左右道:“行了,我与老爷有话要说,你们都下去吧!”

婢女们这才小心翼翼退了下去,陈啸庭却是有些不明就里,然后他便握住妻子手道:“夫人,有什么话如此隐秘的?”

沈怡另一只手放在了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然后才道:“夫君,咱们何时才能搬进这新府邸住?”

陈啸庭微微愣住:“难道夫人在沈府住的不舒服?”

按道理来说,沈怡是由亲生母亲照顾,住得应当是舒心才是的。

努力控制好自己的表情,沈怡平静道:“可那毕竟不是自己家里!”

这一句话,透露出的信息有很多,难怪沈怡要把婢女们支开了。

陈啸庭是真没想到,原来不只自己有脱离沈家之势,自己老婆居然比他走得更远。

“话随如此,但这新家毕竟才收拾出来,要搬也得等一段时间……”

说道这里,陈啸庭有些无奈道:“更何况,有些事情……为夫也是有难处的!”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沈怡此时也不生气,而是平静道:“妾身自然是依夫君的,但有一件事……夫君需得答应了我!”

陈啸庭此时端起茶杯,送到嘴边后问道:“夫人但说无妨!”4

“往后这府上的丫鬟婆子,除了在卢阳的那批人外,宁愿新找……咱也不要沈家塞人!”

听到这话,陈啸庭的喝茶的动作不由顿住。

在沈怡的注视下,陈啸庭的缓缓放下茶杯,漫不经心微笑道:“夫人决定就是,毕竟内宅之事你说了算!”

实际上,这也是陈啸庭心里所想,他也不希望府中往后有眼线这类东西。

而此事若是有沈怡出面操持,自然解了陈啸庭的大麻烦。

得到了陈啸庭的保证,沈怡脸上才浮现出了笑容,然后她才问道:“夫君,既然往后要在京城安家,那要尽快把瑞凌涓涓他们接过来才是!”

想到远在卢阳一双儿女,以及徐有慧和郑萱儿,陈啸庭神色间露出一缕温柔。

但鉴于眼下局面,陈啸庭还是道:“最近时局不太平,据说西北方向连续有白莲教反贼出没,已经袭击了好几处官驿……再等等吧!”

听到这话,沈怡眼中不免多了几分忧色,她当然是担心自己儿子。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8月6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