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雪禅想了想,道:“这件事我也没法回答,或许等拥有进入那万道母地的力量时,便可以了解其中的缘由了。”

陈汐无奈耸肩:“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巫雪禅略一沉吟,道:“小师弟,我听小师妹说此次从混沌母巢返回时,曾进入过那源界?”

陈汐点了点头,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巫雪禅眼眸一亮,带着一丝期待道:“那在其中可有什么独特的际遇?”

际遇?

陈汐有些怔然,但还是耐心道:“大师兄,若说际遇的话,我感觉整个源界中的一切都显得颇为独特。”

说着,他便把在源界中的一切见闻一一和盘托出,毫无隐瞒,对于大师兄巫雪禅,他也根本没有隐瞒的必要。

听完这一切,巫雪禅神色变得微微有些奇怪,沉默思忖了许久,这才说道:“果然,源始天的秩序规则至今也未曾从沉寂中恢复过来。”

陈汐讶然道:“大师兄也知道源始天?”

话一出口,陈汐就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有些多余,大师兄巫雪禅既然能说出这一番话来,必然是早已清楚了那源界的存在。

巫雪禅笑了笑,没有再对这个话题多说什么,只是叮嘱陈汐:“小师弟,既然古源王将那源界之心交给了,可务必要好好保管此物,说不定……”

王祉萱纯真又清雅

话没说完,陈汐便说道:“说不定有朝一日,可以用来当做对付封神天的杀手锏?”

巫雪禅明显怔了怔,眼眸中罕见地泛起一抹复杂,有惊讶,但更多的是欣慰,同样还有一丝隐隐的担忧。

好半响,他才说道:“小师弟,再没有完全准备之前,莫要再跟任何人谈及此事。”

原本陈汐说出那一番话,就是为了试探一下大师兄巫雪禅的反应,如今听到这一番回答,正中了他的心怀。

陈汐深吸一口气,道:“大师兄放心便是。”

巫雪禅笑着点了点头,旋即便长身而起,道:“小师弟,那就安心修炼吧,告辞。”

陈汐连忙起身相送。

……

“大先生的确是一位君子般的人物,待人宽厚,胸襟广博,了不起的很。”

见陈汐送走巫雪禅返回来,甄流晴禁不住感慨了一声。

她苏醒过来的这些年一直呆在神衍山中,也对亏了巫雪禅的悉心照拂,让她不至于产生什么疏离之感,反而愈发喜欢上了神衍山这个宛如世间净土般的地方。

“是啊,这些年我虽闯出了不少名堂,可我很清楚,若没有大师兄的照拂,我恐怕很难走到今天这一步。”

陈汐闻言,也不禁想起了这些年发生的一些事情。

“那以后可要好好报答大先生。”

甄流晴认真道。

陈汐顿时莞尔,道:“说报答就太客气了,不过我很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帮得上大师兄的忙,甚至……”

“甚至什么?”

甄流晴好奇道。

“甚至希望有朝一日我也可以像他如今这般,去照顾他。”

陈汐深吸一口气,认真说道,“当然,也包括神衍山所有的同门。”

“一定可以的。”

甄流晴星眸盈盈,柔声道,她尤其喜欢陈汐这种重情重义的秉性,但让她偶尔苦恼的也是这一点。

至于为什么,问一问和陈汐有着许多羁绊的那些女人就知道了……

……

从那天起,陈汐开始闭关修炼。

外界的动荡和祸乱,都仿佛再和他无关。

距离护道之战开始尚有四百余年时间,对陈汐冲击九星域主而言,时间显得颇为充裕。

毕竟,因为拥有诸多纪元烙印的缘故,已让他在域主境中完全没有了晋级上的壁障。

换而言之,陈汐只需按部就班地参悟和炼化掉那一块块纪元烙印,足可以让自己修为在短时间内轻松晋级至九星域主地步。

不过陈汐却不敢有丝毫懈怠。

护道之战,是一场发生在封神之山上的旷世之决,所参与的修道者也皆都是来自混沌母巢中最为强大的先天神祗!且每一个都拥有着不弱于九星域主的威能!

先天神祗,原本就在先天底蕴上碾压其他修道者一头,再加上参与护道之战的皆都是来自混沌母巢中各大部族中的最顶尖的强者,可想而知届时护道之战开启时,竞争会变得何等残酷。

最重要的是,这一场盛会是在封神之山上拉开帷幕的!

封神之山,距离天道最近的地方,传闻那神秘无上的“封神之榜”便横亘于其上。

亘古至今,能够踏足其上目睹其真正面容,起码得是道主境存在!

而对陈汐而言,封神之山无疑是一个凶险之极的地方,那里是距离“封神天”最近的地方,更是整个护道神族所捍卫的一片禁区。

在这等情况下,拥有河图和源界之心的陈汐,明显要承担着更多不可预测的压力。

甚至一旦他身上的秘密被暴露出来,那恐怕根本就无法从封神之山上活着回来了!

这才是陈汐最为忌惮的地方。

不过忌惮归忌惮,无论是为了破境晋级道主境,或者是为了完成和陈氏老祖陈太冲的约定,陈汐还是必须得去。

甚至在陈汐看来,这一次前往封神之山,若是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够让自己窥伺到有关“封神之山”的更多秘密!

而这同样也是令陈汐心甘情愿参与护道之战的原因之一。

……

十年后。

陈汐炼化“魂之印”,彻底掌控属于魂之纪元的文明传承之力,自身实力也是随之水涨船高,突破晋级至九星域主地步!

十年,上古神域灾祸频发,局势愈发动荡,到处杜氏天灾**,生灵涂炭的场景,许许多多古老之极的宗族、门派都遭受波及,彻底湮灭。

这一切,陈汐浑然不知。

在晋级九星域主地步后,他一边继续锤炼稳固修为,一边将心思转移在了修炼道心、参悟剑道境界上。

也是抵达九星域主境之后,让陈汐凭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悟——想要晋级道主之境,单凭外力已很难办到!

换而言之,无论是那些还未被炼化的纪元烙印,还是其他一些天地瑰宝,都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而无法对陈汐冲击道主境有任何实质性的突破作用。

这一切都让陈汐意识到,想要尽快晋级道主境,显然必须要把握住参加护道之战这一场无上机缘。

道主,已是傲立在上古神域金字塔尖峰的存在,放眼天下都堪称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搁在帝域中,拥有一位道主境老古董坐镇的宗族,都已经可以跨入顶尖势力的行列中,有此便可想而知道主境是何其之超然。

即便是在神衍山这等帝域五极势力中,道主境强者的数目也只不过是一小撮罢了。

物以稀为贵,人同样如此,能够踏足这等超然至高地步的,亿万生灵中恐怕都找不出一个出来!

如今天道异变,天下大乱,灾祸频发,眼见一场浩劫席卷整个上古神域,能够留给陈汐静心修炼的时间显然已经变得愈发紧凑起来。

更残酷点说,说非有神衍山的庇护,如今的陈汐都根本不可能像眼下这般能够静心修炼,而不必理会外界的风风雨雨了。

陈汐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哪怕已晋级九星域主地步,哪怕已拥有了参与护道之战的资格,也根本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现如今的他,拥有九星域主修为之后,短时间内已很难再有所突破,但这不代表着他的战斗力无法再进一步提升。

例如提升剑箓品质、淬炼道心修为、参悟剑道修为……皆都可以从不同方面令他的战斗力不断提升。

……

在闭关静修的第一百年。

陈汐道心修为从《原始心经》的第六锻地步突破至第七锻,盘踞在道心中的那一道身影已从一名稚童蜕变成为了青年模样,和陈汐样貌完全如出一辙。

这道身影,就是道心的力量,代表着心之秘力,对于陈汐持久战斗有着不可估量的益处。

同时,大师兄巫雪禅传来消息,上古神域中的祸乱已经彻底爆发在每一块区域中,几乎每天都会有无数性命消失在天灾**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场祸乱的力量终究是不可避免地烧在了帝域那些顶尖势力以及永恒世家身上,一时之间,整个帝域也彻底乱成一片,掀起诸多腥风血雨!

……

在陈汐闭关第二百年。

陈汐的剑道修为突破至剑皇六重境,战斗力再次得以蜕变。

上古神域中依旧是征战不断,灾祸连连,许多古老道统、顶尖势力为了生存,不得不开始选择阵营,以此寻求庇护。

而身为帝域五极的神衍山、女娲宫、道院、神院、太上教无疑成为了诸多势力最为心仪的投靠对象。

一时之间,整个帝域中风云色变,原本固有的格局彻底被打破,诸多势力划分阵营,逐渐开始形成新的格局和秩序。

其中,以“替天行道”自居的太上教无疑是在这一场祸乱中获益最大的!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8月5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