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米视频播放器在线观看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听到若冰答应之后,再看看眼中透出些许茫然和无措的怜儿,桃夭顿时觉得,人生圆满了。

    虽然存着一丝报复的心思,但桃夭表示,怜儿这副置身事外的态度,看起来的确很让人气愤呀!让她跟着若冰姐姐多学习学习,这对于她来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

    桃夭自己就是这样跟着若冰姐姐过来的,如今比起当年来说,可是成熟了不少。

    苏晚卿瞧着桃夭主动请示若冰,让若冰带一带怜儿,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但在看清桃夭眼底的神情之后,苏晚卿就明了了。敢情这小妮子是瞧着怜儿刚过来太闲了,心里不平衡呢。

    不过这件事情对怜儿来说,的确没什么问题。

    因此,苏晚卿看着还在怔愣中,有些不知所措的怜儿,轻轻一笑道:“桃夭说的是,怜儿便跟在冰的身边,学一些时日,看看到时候如何。”

    怜儿原本还有些不知所措,直到她听到苏晚卿也这般说,这才老老实实的点了点脑袋,乖巧的应下了。

    旁边的桃夭眨了眨眼睛,果然,对于怜儿来说,大小姐的话才是最好使的。只要大小姐的一句话,估计比她说十句都顶用,

    不过对于桃夭来说,她一点儿也不在意这个,大小姐永远都是大小姐,她的话也是最管用的。这对于她桃夭来说,也是一样的。

    不过现在,可以加上一个若冰姐姐。

    马尾少女牛仔短裤更显活力休闲写真

    桃夭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若冰,又想起了当初的那些日子,不由得微微缩了缩肩膀。

    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大概也了解了若冰的习性,但有的时候,在面对她时,还是不由自主有些紧张。

    也许,这就是若冰姐姐在无意识之中给人带来的震慑力吧。

    看着怜儿乖巧的点了点小脑袋,苏晚卿表示十分的满意。

    一群人收拾好行李,很快就离开了客栈,在离开之前,苏晚卿依然戴着自己的人皮面具,在老板的殷勤相送之下,离开了这里。

    怜儿看着客栈老板那副模样,额间忍不住划下了几根黑线,这老板可是这方圆百里最富有的客栈的老板呐,能不能别露出这一副卑躬屈膝的态度,大胆自信一点不可以吗!

    不过她思索了一下,裴夫人似乎从来到这座城池开始,就一直住在这里了。

    这里可是城中最贵的客栈,一天都不知道要花多少银两才能住下来,她一个小丫鬟也不敢问哪,但怜儿觉得,开在这南街的,生意又这般火爆,从来都是贵族公子小姐进进出出,这价格断然不会便宜到哪里去。

    为了不伤害她的小心脏,她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裴夫人在这里住了这么长的时间,根本不知道花掉了多少银两,而且,还不是她一个人住,听说楚公子他们几个人,都是有自己的雅间的!怜儿想到这里,不禁暗暗咋舌,其他的人根本不知道,也只有她刚来这里的时候,才知道了这些事情。

    在怜儿的认知里,一开始除了裴夫人,其他的人都不过是打工的小厮罢了,谁能够想到,这些小厮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属的房间呢?也就是她跟桃夭在一个房间。

    虽说是跟桃夭一起住,但两个人的房间也大得吓人,让做了几年小丫头的怜儿,即便已经见过了一些世面,也不禁有些吃惊。

    这哪里是给丫鬟住的地方?就算是给贵族小姐的,也丝毫不夸张!

    每一天都有小二周到的伺候,到点了就准时送饭过来,晚上将烧好的热水提前放在房内,还准备了许多精巧的东西供人使用。

    这让怜儿都不禁怀疑,自己根本就不是过来当丫鬟的,而是过来享清福的……毕竟,在这个地方,谁会见过一群人伺候一个丫鬟的?

    但是看到裴夫人她们坦然自若的态度,似乎这一切根本就不足为奇。

    而且桃夭也日常的伺候裴夫人,其余的时间,面对这客栈里的小厮,身上也自带一股从容不迫的态度。

    怜儿很希望自己也像桃夭一样,但她到底没办法这般从容,更何况,桃夭会这样,多半也是在裴夫人的身边呆的时间比较长了才会如此。否则她一个小丫鬟,怎么会这样呢?

    虽然怜儿有些费解,但这些送上门来的东西,她想了想,自己身上又没钱没财,长得虽然挺顺眼,但也不至于到美若天仙的地步。

    至少,在她见过裴夫人的容貌之后,她深深的觉着,自己的长相,恐怕连裴夫人的百分之一都比不上。

    既然如此,他们根本不会图自己身上的什么东西,因为她身上无利可图。这一点,怜儿对自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因此,在一开始短暂的担忧和无措之后,怜儿干脆也就放开了身心,学习面对和接受这一切了。毕竟人家伺候她,她也不能不接受是吧?

    怜儿每一次都这样告诉自己,到底是付了银两的,她可不能白费了裴夫人的一番心意。

    怜儿每每想到这里,心里就坦然和舒适了不少。

    毕竟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吃白不吃嘛。虽然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裴夫人也不像是十恶不赦之人,也不至于会对自己怎么样。

    反正要银两,她是绝对没有的。

    怜儿想到这里,大概也能够明白,这客栈的老板为何会露出这样的神情了。毕竟这样财大气粗的财神爷,可不是每天都有的。他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不知道给老板贡献了多少营业额呢,他又怎么舍得让裴夫人离开呢?

    尽管老板眼看着就要一把鼻涕一把泪,但怜儿还是跟在裴夫人的身后,毫无感情的离开了。

    这老板也不过是为了银两罢了,又不是真的舍不得他们走。

    裴夫人几个人上了马车,在许多路人的注视下,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有些经常光顾赌石店的人看到了裴夫人,还冲着她打招呼。

    对此,裴夫人都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指,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容,冲着那些人挥了挥手,收下了他们的祝福。

    短短的时间之内,很多人都知道了裴夫人要离开这里,而赌石店,也已经交给了知府大人。

    虽然这赌石店交给知府大人这件事情,多少令人有些费解。不过想起当初,裴夫人刚刚营业的时候,知府大人还亲自上门送礼,也足够令人猜测。

    难保这知府大人没有在背后与裴夫人套近乎,所以今儿个才便宜了他。

    但许多人还是相信,知府大人不会是这样的人,毕竟知府大人在外面的形象总是友好而正面的,那些普通的老百姓心地善良,自然也不会想那么多。

    稍微多点儿心思的,至少也是个贵族,见多识广,自然看得出来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但既然协议都已经签好了,而知府大人也浩浩荡荡的带着自己的人入了这赌石店,生怕别人不知道,这赌石店已经换了老板。

    既是如此,这消息立刻就传开来,大家都知道裴夫人要离开了。

    与裴夫人多少有些相熟的人,自然舍不得她离开。但听闻裴夫人家中有人生病,需要裴夫人回去照料,也只能感慨一番裴夫人的孝心,目送她离去。

    苏晚卿心情颇佳的坐在马车里,微微掀开了帘子,冲着外面跟她打招呼的人致意,友好而礼貌,这样的她更是获得了大伙儿的好感。

    甚至还有人开口喊道:“裴夫人,这就走啦?没有在赌石店里,我觉着都没意思了。”

    这个人开了口之后,站在他旁边的几个人也纷纷附和。

    “可不是嘛,当初,我还是因为裴夫人才来这赌石店的呢。没想到,一眨眼就要走了!”

    “日后若是有空,记得回来看看我们呀,我们可都欢迎呢!”

    面对一张张充满和善的面庞,苏晚卿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饶是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短短的时日,居然还收获了一批人的好感。这让苏晚卿感到有些意外,但同时,心中也泛起了一丝温暖。

    这样的感觉,其实也并不差。

    怜儿与苏晚卿坐在同一个马车里,她还是第一次坐到这么舒服的马车。这马车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没想到里面却是打造的无比舒适。

    连小小的茶几,都是上好的桃木制作。

    怜儿看了一眼,实在不敢想,这茶几上这只纹着云朵纹路的茶杯,究竟是个什么价格。

    看起来,就像是现代的收藏品一般,她还是不知道为好。

    怜儿睁着大大的杏眼,看着外面的一切,再看看裴夫人眼底显而易见的笑容,忍不住小声问道:“裴夫人,大家都舍不得呢,我们……真的要离开了吗?”

    苏晚卿与那些人打完招呼之后,收回目光,将面前的帘子放了下来,转过头来看向怜儿,眼底的笑意并未消失。

    “怎么了,舍不得这里吗?”

    怜儿愣了愣,半晌才轻声开口道:“其实怜儿还好,只是觉得,大家都很喜爱裴夫人,裴夫人就这样走了,挺可惜的。”

    苏晚卿又是一笑。

    “谁说我们要离开这座城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