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台阶上,陈啸庭缓缓稍稍众人好几秒后,才开口道:“都免礼吧!”

众人这才起身,仍是态度恭谨,这个时候出差错很可能被收拾。

仪鸾司虽有正厅,可眼下院子里人太多,所以陈啸庭也只有在这院子里讲话。

此时,只听陈啸庭朗声道:“诸位,今日是本官第一天来上任!”

“把你们都叫过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咱们互相认识!”

说道这里,陈啸庭迈步往台阶下走去,一边走一边扫视左右道:“再今天之前,你们全都没听过我的名字,更不要说见过我了!”

“往后要一起当差,上下之间若是见了面都不认识,那可就闹了大笑话!”

不得不说,陈啸庭这一身紫衣官服,在这一众手下之间格外耀眼夺目。

又接着说了十几分钟后,陈啸庭才停下了自己的讲话。

说不上什么驯服手下,毕竟陈啸庭是空降来的,短期之内很难有人对他心悦诚服。

但不管怎么说,陈啸庭也通过讲话的方式,初步建立了自己的威权。

他不需要下面人对他心悦诚服,因为他如今的差事很简单,只要督促手下人按时到岗就可以。

可爱纯妹子粉红睡衣甜美笑容清新气质私房写真图片

在他讲话结束之后,陈啸庭便宣布了众人可以解散。

但这时候没人真的会立即散去,谁都怕陈啸庭给小鞋穿,于是就可以看到了陈啸庭身边聚集了一堆人。

“大人,要不要先去试试您的铠甲?”百户王忠德提议道。

做了大汉将军的头儿,陈啸庭也有专门的铠甲,毕竟有时候他也得到皇帝跟前站岗。

于是他们一行人便来到了旁边库房,里面放置了数百套崭新铠甲。

很快,值守于此的校尉便将陈啸庭的铠甲拿了出来。

和其他人的铠甲一样,这是一套精致金色铠甲,其甲片由山字形金属片组合而成,所以也被称为山文甲。

扫视左右之后,陈啸庭便取下官帽来,随即便有百户在他手上将官帽接过。

陈啸庭拿起头盔来,打量几眼后便对左右道:“先试试这铠甲合身否!”

此时众人皆以他为中心,马上便有几名百户忙碌起来,为陈啸庭穿戴了好了铠甲。

而站在远一些总旗们,却是连做舔狗的机会都没有,只能脸上一直挂着赞许的笑容。

“大人换上此甲,当真若神兵天将,气度非凡啊!”百户牛云景赞许道。

由他开始,其他众百户总旗们,也跟着把拍马屁的话不要钱般撒了出来。

亲手将头盔戴在身上,陈啸庭便对左右道:“行了,你们也别都围着我转,该干什么的就干什么去,该轮休的就回去陪妻儿老小去!”

因为站岗任务的特殊性,仪鸾司的锦衣卫分为了两部分值班,每一班守三天休息三天轮换上岗。

把手下看热闹的赶走之后,现场人数立马扫了一半多,陪在陈啸庭身边的只有五名百户。

此时反正也是无事,陈啸庭便开口道:“这样吧,先去几个主要哨位看看!”

所谓主要稍微,其实就是一些关键的宫门处,还有最外层宫墙上的岗哨。

锦衣卫负责的是岗哨,更多的是形象工程,简答来说就是皇室的仪仗队。

真正负责皇宫守卫任务的,是上十二卫的禁军,有一套专门的防备计划。

所以当陈啸庭一行来到皇宫正门处时,看到的是两拨人在此值守,领队的还是一位正职千户。

没等陈啸庭上前打招呼,那位中年禁军千户先开口道:“你就是新任的副千户……陈啸庭?”

“正是在下,未曾请教阁下大名!”陈啸庭拱手道。

能给皇帝老子看大门的,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所以陈啸庭礼数上很周到。

中年千户笑了笑,然后道:“大名不敢当,在下宣武卫千户杨宁生!”

“见过杨大人!”陈啸庭又是一拜道。

而杨宁生也随即回礼,只见他对身后众手下道:“都看清楚了,这位是锦衣卫的副千户陈大人,往后见了可不要忘了礼数!”

杨宁生主动表达善意,这让陈啸庭微微有些的惊讶,但他仍保持了淡然。

其实杨宁生的想法很简单,陈啸庭如此年轻就是了锦衣卫实权副千户,未来前程可谓大大光明,所以他才会有结交的心思。

而他需要付出的,不过是一点客套话而已。

“杨大人客气了,今晚若是有空的话,咱兄弟二人不妨喝两杯!”陈啸庭很是客气道。

两人又这样寒暄了一阵之后才道别,也让守候在城门处的兵卒们松了口气,谁都不愿意大佬在一旁唠叨太久。

出了皇宫正门,陈啸庭便来到了宫门外广场,这

里和他前世紫禁城有些相似。

宣武卫的兵卒负责守备,所以在广场上值守的仍是锦衣卫的大汉将军,这些人又分为定岗和巡逻。

出了这些兵卒们,广场上来往的便是一些大臣,以及小碎步的官宦宫女们。

砰砰砰……一阵整齐甲胄碰撞声,伴随着整齐的步伐,出现在陈啸庭不远处。

这是一个十人小队,刚好一个小旗的编制,偏偏这位小旗官陈啸庭还有印象。

“还不赶紧拜见大人!”百户牛云景沉声道。

领队小旗官正是杨凯,此时他见了陈啸庭也觉得惊讶,谁能想到半个多月前的百户就成了自己上司的上司的上司。

“参见千户大人!”在杨凯的带领下,众校尉皆躬身下拜道。

“免礼!”陈啸庭摆手道。

“多谢大人!”杨凯礼数很是周全。

随即杨凯一行便按照既定队形,徐徐往前走去。

被牛景云等人围在中间,此时陈啸庭转过身来,望着方才出来的宫门处。

这次升了副千户是意外之喜,但真正让陈啸庭感到幸运的是,他这次直接跨进大明朝的权力核心。

虽然只是地利上的核心,但对陈啸庭来说也充满了无尽希望。

从到京城来的这一个多月时间,在沈岳的命令他查了假币案,但中间却趟了几次雷。

这让陈啸庭很是没有安全感,所以他想要走出自己的路,以此来摆脱棋子的命运。

“大人,不如再进外廷看看?”百户王忠德提议道。

锦衣卫站岗的范围,除了最外层的各处宫门,主要站岗的地方便是外廷的各处的宫殿。

事实上,陈啸庭还从没进过皇宫。

于是陈啸庭便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进去看看,本官对外廷各处还不是很熟悉!”

“若是以后在里面迷乐路,那可就闹大笑话了!”

虽然这个玩笑不太好笑,但几名百户还是给面子干笑了几声。

“大人先请!”牛景云则在一旁道。

陈啸庭是此地的第一人,走前面的自然该是他。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8月10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