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坤看了一会儿,发现在场好几个黄色任务都是想看徐亮挨揍。这人明显是个缺德玩意,在拳击社得罪了不少人。不过被他打过的人并不团结,否则直接围殴他就报仇了。

这帮人可能不是书呆子,却真的有点呆。没听说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梁坤觉得自己现在只要振臂一挥,慷慨激昂的说几句煽动情绪的话,就能收几个小弟,围着徐亮一顿踹,轻松把他打成个猪头。

这样报仇,被打的人会非常爽利,但是梁坤可能完不成任务。而且他一个外人,这样的出头方式也不好,不如打着为朋友报仇的旗号。

让梁坤开心的是,沈涛在场边歇了一会儿,盯着徐亮眼中是杀气,头上的问号变成了橙色。他的任务内容除了把徐亮打成重伤外,还多了一句希望徐亮在校内名誉扫地,难度明显增加了。

梁坤先接下了这个任务,又看了另一个橙色任务。“副社长孙睿看不惯徐亮欺负新人,多次劝阻无用,希望有人帮他把事情闹大,让学校解散拳击社。”

让他感到惊奇的是,孙睿竟然有三个可接橙色任务,另外两个和拳击社无关。这种心事重重的人他第一次见,先接下了“事情闹大”的任务,那两个没仔细看,有空再说。

梁坤权衡利弊,思索片刻就决定赌一把。两个橙色任务很吸引人,而且他把事情闹大是随了副社长的心意,他不是想要社团解散的领头人,只是导火索。如果校方介入,副社长肯定会站出来说明情况,只要徐亮没被打残,梁坤就不会受处分。

运气好的话,他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等等……运气?

梁坤忽然想起一件事,系统仓库里有五个幸运口香糖呢。这是完成黄色任务后奖励的一次性道具,他一直没有用过,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要不要上擂台后嚼个口香糖试试,增加运气十分钟,这样就万无一失了吧?至少他出绝招的话,肯定不会失手打死人。

和拳击社无关的黄色任务梁坤不管,有关的接了下来。包括刘可在内,有五个黄色任务是因为被徐亮打心生怨恨。在场只有两个黄色任务是倾向徐亮的,那俩人一看就是他的狗腿子,觉得他打人很酷,想往他的方向发展。

肤光胜雪纯净美眉樱花树下写真

梁坤站在场边安静的打酱油,接了两橙五黄七个任务后正准备大干一场,徐亮先开口了。“我看你面生,是想加入社团的新生吗?”

梁坤微微一笑,朗声道:“是新生没错,但这个狗屎社团我没兴趣加入。我来是因为昨天你把我朋友刘可当沙包打,想为他讨回公道。结果我一来就看见你欺负新生,你这个大四的社长可真特么有出息啊。”

一群人都惊呆了,这新生好大的胆子,一句“狗屎社团”简直把所有人都骂进去了。

拳击社是壮汉聚集地,龙潭虎穴。他身边只站了一个人,还是昨天挨揍的社团新人。他要是想找茬的话,势单力薄,哪来的底气?

刘可直接吓呆了,下意识就去拉梁坤胳膊。“对不起,社长,他不是这个意思。”

“那我是什么意思?刘可,你觉得我是来看你道歉的吗?”梁坤指着徐亮,大声说:“他仗着多练了几年拳,对初学者都能下狠手,难道大家都看不出他是个下三滥?”

副社长孙睿悄悄出了会场,他想要的大事来了。

“这么说你是来找茬的了?小子你哪个系的?”徐亮脸色变的阴沉,目露凶光。他在拳击社资历最老的社员,新生这样和他说话,让他非常不爽。

上学期原社长还在的时候,徐亮不会这么过分,如今他膨胀了。

“我找茬?打了人你还想装好人?”梁坤高声说道:“刚才你眯着眼笑的倒是挺像好人,看现在这表情就是个伪君子啊。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向刘可和刚才被打那个同学道歉吗?”

梁坤没傻乎乎的直接和人pk,而是选择抢占道德的制高点,很多人都对这货不满,他不是自己一个人。

徐亮笑着为自己开脱:“不然呢,你去告老师?拳击社是强硬的人来的地方,切磋时受点伤还不正常吗?加入了要是都不打拳,那来干什么?”

“哦,这里只要上了拳台就可以随便打人啊?那咱俩上去来几下怎么样?我练过一个月拳击,比没基础的初学者稍微厉害点,你敢吗?”梁坤进入正题了。

告老师,别闹了,那可不是他的风格,老师永远不管他的事才好呢。

徐亮的眼睛又眯缝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只练了一个月就敢挑战我,你这是找死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燕大也不例外。徐亮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的自信,学校里还有其他格斗社团,他和许多人切磋过,是校最能打的十人之一。

徐亮打量着梁坤,身材不错,但新生的年龄肯定不到20岁,身体素质应该在他之下,再比较技术,差距更大了。

他的笑意更浓了,不但想教训梁坤,还想洗白自己。

他环顾四周,大声说:“我可以满足每个人的挑战,但这只是切磋。我再说一次,实战是最好的练习,以前那也是切磋,打不过不要说别人欺负你,是你不够强。”

徐亮经常为自己的变脸能力沾沾自喜,殊不知这是最蠢的,大家都不傻,基本都看得穿他。“笑面虎”从来就不是个褒义词,伪君子比真小人更令人反感。

“那我现在挑战你,来吧。”梁坤微微一笑。一个学生而已,再怎么练能比部队的教官厉害?

他右手抄进口袋,从系统道具仓库里拿出了“幸运口香糖”,就像是随身带的一样。他打开铁盒子,里面有五粒口香糖,形状像益达,稍微大一点。

他掏出一粒塞进嘴里嚼起来,收了铁盒。

刘可心急火燎,涨红了脸。他怕梁坤受伤,在一旁劝道:“坤哥,他很厉害,你别为了我和他打啊。我退社就是了。”

“刘可,你这种心态不对,坏人犯了错就该付出代价,而不是受害者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找理由去原谅仇人。你难道没听过‘君子报仇,无需再忍’吗?”

(??_?)大哥,我觉得你后半句好像说的不对……

梁坤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脖子,冷笑道:“如果不活动两下,我今天就白跑一趟了。他打你难道还有理了?做人要讲信用,说帮你报仇,就帮你报仇。”

梁坤咳嗽了一声,一不小心又说出“靓坤”的台词了,他可是正义的一方啊。

他不紧不慢的走上了擂台,笑问道:“我先问一声,可以用腿吗?”

徐亮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眯成一道缝。“这是拳击,你说能用腿吗?”

台下一些拳击社的人笑出了声,有的人是笑梁坤外行,有的人是笑他不自量力。

“我不用,我是觉得你这人挺不要脸的,一会儿可能会用腿。我先说一声,免得你要是用了腿丢人。”梁坤带上刘可递来的拳套,带上笑着朝徐亮招了招手。

徐亮被他说的已经压不住火了,冷道:“你头上不用带护具吗?”

梁坤笑道:“对付你这种欺软怕硬的下三滥还用得着带护具?我不信你能打得到我,你先出手吧,我一动手就没你什么事了。”

周围的人都安静了,因为梁坤太狂,或许真有两下子。

有人已经认出了他。“他是今年高考状元梁坤,也许他真能赢,他高中时曾经一挑五呢,这事儿新闻都报道过。”

“打五个普通人能和打高手一样吗?我看他马上就要倒霉了。”一人不屑道。

“这可是高考状元啊,徐亮要是打伤了他,学校估计不愿意吧?今天有好戏看了。”有人幸灾乐祸。

刘可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毕竟梁坤是为他出头的,真要受伤了怎么办?

徐亮看梁坤这么狂,也不考虑客气了。他率先动手,朝着梁坤脑门就是一记大力刺拳。他是想要秒杀梁坤,让人们看看他的厉害,让梁坤知道天高地厚。

梁坤一看徐亮的选择就知道他轻敌了。正常情况下拳击手都是以左手在前的传统姿势站立,左手肘关节快速屈伸,拳头猛的向前点击,一触就收,左撇子除外。

这是拳击技术中最基础也是最常用的拳法,拳击手最常用的打法就是不断的用前手刺拳试探对手,寻找出重拳的时机,等到对手露出破绽后,后手重拳出其不意的击倒对手。90的拳击手都这么进攻,练好刺拳很重要,但不能一上来就出重拳。

直接出重拳只能对付不会闪避的普通人,容易露出破绽被人打一套组合拳。本身实力就不如对方还这么做,那就是找死的行为了。

梁坤不知道是不是幸运口香糖的作用让徐亮如此大意,反正他是走运了。

他注意力高度集中,看清了对手的拳路。只是轻轻的一侧头就避开了徐亮的攻击。他右脚向前猛的迈了一步,右手重拳快速打向了徐亮空门大露的胸部。

砰!一声闷响。

最后修改日期: 2021年8月10日

作者